红色视频 | 红色博览 | 红色网群 | 作者专栏 | 英模事迹 | 权威发布 | 领袖故事 | 史海秘闻 | 领袖故事 | 红色恋情
红色联播 | 红色书信 | 红色演讲 | 红色景区 | 红色诗词 | 红色歌谣 | 红色镜头 | 红色游记 | 红色书画 | 红色访谈
红色收藏 | 红色格言 | 绿色景区 | 红色精神 | 导游词集 | 英模?#24067;?/a> | 特稿精选 | 红色歌舞 | 红色环球 | 红色题词
景区地图 | 红色日历 | 红色图库 | 红色文化 | 红色课堂 | 精神大观 | 长篇连载 | 红色人物 | 红色文物 | 红色头条
  当前位置:资料类>>红色恋情>>正文
特稿:朱德与伍若兰的传奇姻缘
2018-04-24 08:56:03
作者:谷新则、谢志坚、谷彦平
浏览次数:
【字号 打印 投稿 ?#26469;?/a>】 【收藏】 论坛
分享到:0

    (一)耒水河畔结同心

    伍若兰,1903年8月出生于耒阳县城南门外九眼塘伍家。父亲伍懋惠,字养之,清末秀才,以教私?#28216;?#29983;。母谢氏,心地善良。伍若兰有?#32622;?#20845;人,她排第五。她八岁入私塾,十二岁考入县女子职业学校,二十一岁考入省立女子三师。 伍若兰自幼聪颖,琴棋书画样样都?#23567;?#33391;好的教育,培养了她的爱国之心。革命的熏陶,?#32844;?#22905;塑造为一个坚强的奇女?#21360;?/P>

    1928年2月17日,也就是耒阳被攻下的第二天。灿烂的朝阳仍像往日一样,把绚丽的阳光抹上耒阳城。耒阳群众大会召开,欢迎朱德领导的工农革命军第一师,街口响起了噼噼?#20061;?#30340;鞭炮声。街上出现了三五成群的手?#20013;?#32418;旗的?#20061;?#39046;头的那位就是耒阳县女界联合会会长伍若兰;每一个街角,每一棵树旁,每一堵墙下,都有人在那里贴标语,旋即就有一群群人跑过来观看。此时此刻,“欢迎工农革命军”的呼喊声,如同江河中的波涛此起彼伏,耒阳的街巷成了欢乐的海洋。

    紧?#24188;牛?#19968;面鲜艳的红旗越飘越近,嘹亮的歌声也越飘越近:“一杆红旗,哗啦啦地飘。一心要把,革命闹。盒子枪、土枪,卡啦啦地响,打倒那劣绅和土豪!……”这正是工农革命军最爱唱的歌!

    “革命军进城啦!”“革命军进城啦!”大伙儿望着身穿灰军装,臂缠红带、扎着绑腿的工农革命军,高举镰刀斧子的红旗,浩?#39057;吹聪?#32786;阳城开过来。

    这时,站在欢迎人群前列的伍若兰不由地睁大了眼睛,踮起脚尖观阵。她终于发现,领头的一位年纪约莫四十一二岁的军官,身穿打?#30636;?#23569;补钉的灰色粗布军服,脚穿一双草鞋,背上背着一个斗笠和一个公文包。斗笠的细竹片,已被雨水浇得溜光。由于日夜行军打仗,生活环境非常艰苦,军官粗壮的身躯?#32536;?#40657;瘦了些,四方脸庞上,连鬓胡子毛楂楂的;一双炯炯有神的眼睛,?#20102;?#30528;慈祥而又深邃的光芒,给人一种威武和亲切的感觉。伍若兰指着这位军官模样的中年人,直言问身旁的县委书记邓宗海:?#20843;?#33707;非就是那个名扬湘南边界地区的朱德吧?”“对,对。”邓宗海连声说,?#20843;?#23601;是朱德,现在是工农革命军第一师师长。”

    两天后,耒阳县第一次工农兵代表大会选举成立了耒阳县工农兵苏维埃政府,刘泰任主席,徐鹤、李树一任副主席。伍若兰万万没有料到,这天刚刚刚吃罢午饭,刘泰忽然进门,没有寒暄,劈头就说:“兰妹子,朱师长请你去。”“请我?”伍若兰有点不相信自己的耳朵,愣怔片刻以后,才?#22303;?#27888;一起走进了朱德?#24188;?#30340;梁家祠堂里。

    发现伍若兰进来,朱德向伍若兰微笑着点点头,表示欢迎。伍若兰坐下的对候,邓宗海向朱德介绍说:“她叫伍若兰,1903年出生于耒阳城郊九眼塘一个书香?#20848;遙?#27605;业于衡阳湖南省立第三女?#37038;?#33539;学校,1925年秋加入中国共产?#24120;?#19968;直做青年运动和?#20061;?#36816;动的工作,曾任共青团耒阳县地?#34903;?#34892;委?#34987;?#23459;传部长,现在是耒阳县女界联合会会长。她可是我们这一带有名的才女哩!”邓宗海还强调:“1927年5月马日事变后,伍若兰同志被耒阳县政府当?#20013;?#36175;通缉。但她坚持在当地斗争,化装为村妇,四乡联络同志。9月,我被湖南省委派回耒阳,她协助?#19994;?#37325;建了中共耒阳县委。今年2月16日,伍若兰与?#19994;?#29575;领耒阳农军,配合你朱师长率领的工农革命军第一师攻克耒阳县城。她的?#27605;?#30495;是多多!”

    “好啊!革命的才女!”朱德握着伍若兰的手,笑逐颜开:“听说祠堂门口的对联是你写的,我记得上联是‘驱逐县团丁’,下联是‘?#28799;?#38761;命军’,横批是‘赤遍耒阳’,对吧??#20445;?/P>

    “对的。”伍若兰高兴地回答。“你写得不错嘛?#20445;?#26417;德诙谐地说,“笔力好,内容也好。不愧出自才女的手笔啰!”“我没写好,请师长多指教。”伍若兰?#33510;?#36947;。“你是啥时候从衡阳女三师毕业的?”朱德?#30465;?#20237;若兰答:“去年夏天。”……

    伍若兰没有想到,这一次造访终是一段传奇姻缘的开始。

    2月23日,朱德在灯光下,盘着腿坐在床上补鞋,伍若兰和小姐妹们眉眼儿带笑走进屋里,冲着朱德直嚷嚷:“朱师长好!”

    “朱师长,你什?#35789;?#20505;学会补鞋哟!”姑娘们叽叽喳喳地说个不停。朱德停下手中的针线活,抬头看到伍若兰和她的伙伴们站在面前,忙站起身,满脸笑容地指?#25490;?#36793;的一条长板凳说:“坐吧。”姑娘们推让着坐下后,朱德和蔼可亲地问:“嗬,你?#20999;?#24072;动众,有什么事呀?”

    “我们是耒阳县女界联合会的代表,还没有登门拜访过朱师长,今天特来慰劳慰劳。”一个叫山菊的姑娘笑呵呵地回答。

    “?#31867;溃?#25105;有什?#31895;?#24471;你们慰劳呀!”朱德笑了笑。这时,山菊姑娘补充说:“你率领工农革命军打了大胜仗,解放了我们耒阳城,还不该慰劳慰劳呀!”谈了一阵?#20061;?#32852;合会的活动之后,山菊姑娘的目光投向伍若兰,然后?#32844;?#30446;光转向朱德,有点不好意思地说:“朱师长,我们伍大姐想单独和你谈谈,你看?#26032;穡俊?#22352;在一旁?#20102;?#30340;伍若兰,连忙垂下?#22235;源?#32780;?#20063;?#29983;了一种不自然的羞怯?#26657;?#21322;晌才吐出一句?#22467;骸吧?#33738;呀,你不要乱?#24503;錚 ?/P>

    也许是逗趣儿,也许是出于善意好?#27169;?#23601;在伍若兰羞涩地埋下头,脸蛋儿红得像熟透的柿子的?#24067;洌?#22905;的伙伴们便嬉笑着呼啦一下跑了。望着低头不语的伍若兰,朱德忍不住笑了:“若兰,你要单独和我谈谈,怎么又不开口啊?”

    “我……”伍若兰说了一个字,嘴巴又合上了,好像在想什么心事;她慢慢抬起头来,两片嘴?#35762;?#21160;了一下,像有许多话要说,慢慢?#32622;?#26377;了。她要说什么呢?连她自己也说不清。朱德看到这样,不再?#21501;?#20237;若兰,?#28784;?#21183;利导地劝道:“你的伙伴们喜欢开这样的玩笑,那就由她们去吧。你既然来了,就应该坐一会儿,摆摆龙门阵也好嘛!”

    伍若兰想朱师长的话不错,他有摆龙门阵的?#32676;茫?#25670;就摆吧。于是便打开话匣子,把?#20061;?#30028;联合会几天来的新鲜事儿全盘端了出来,说完以后,她那双水灵灵的眼睛时而望着朱德,时而紧紧盯着他手中那只打补钉的布鞋,黑黝黝的眸子里,不知闪动着什么念头。朱德望着伍若兰发呆的样子,不由问道:“若兰,你又在想些啥子呀!”

    “我想,”伍若兰憋不住扑哧笑出了声,“师长那只鞋好有一比呀!”

    “比啥子?”朱德回眸一笑,语调惊奇而快乐。伍若兰戏谑道:“好比呀,好比一条胖头鱼张开了嘴巴。”

    “是吗?”朱德突然像孩子般纵情地笑,?#20843;?#24471;好,很形象呢。”伍若兰也?#19990;?#22320;笑起来,并欠起身子,伸出一只手抢过朱德手中的那只鞋,十分麻利地用手指量了量?#21501;紓?#28982;后把鞋子递了过去。随即,不顾朱德一脸诧异,不做声地跨出门槛,一溜烟似地跑了。

    两天后的早晨,伍若兰拿出自己最喜爱的印花帕子,把刚刚做好的一双新布鞋包好后,风风火火地来到朱德住的屋里。“若兰,今天你又是来单独和我谈谈的吧?”朱德说。

    “你真会说笑?#22467;?#24072;长!”伍若兰不好意思了,声音像蚊子哼哼。朱德满脸真诚:“为啥子声音这样小?你在我面前说?#22467;?#24597;啥子嘛。”伍若兰羞涩地避开朱德锐利的目光:?#20843;?#24597;呀!要怕,我就……”

    “对,对。”朱德立即接上话茬,“你要怕我,就不会再来了。”“嗯。”伍若兰不再紧张,不再拘束,她用双手慢慢地托起印花帕子包装的小包裹,然后给朱德递过去,爽快地说,“我这次来,一半是为?#20061;?#30028;联合会的事,我们打算开展几项活动,特来请示师长。这另一半嘛,当然是为?#22235;恪!?#25171;开小包裹,朱德半惊半喜:“怎么,原?#35789;?#32473;我送来一双新布鞋呀!?#24444;?#30528;,他?#26377;?#37324;摸出一?#32982;?#29255;,只见上面写着一首诗:“莫?#28304;?#25140;论英雄,为民甘?#29976;?#28165;贫:革命路长尘与土,有鞋才好?#32610;?#31243;。”

    望着伍若兰,朱德心情激动,情不自禁地握住她的手说:“若兰,  这双鞋做得好,诗也写得好啊!”一种温暖的感觉顿时传遍了伍若兰的全身。

    鞋与诗得到朱德的赞扬,伍若兰心里也非常高兴,说话的声音也有点飘逸:“人家专门为你做的、写的,不下点工夫怎么能行啊!?#32972;?#30528;伍若兰那么欣喜的样子,朱德心里充满了喜悦和感激。

    但是,过了一会儿,朱德渐渐收敛起笑容,眉头也渐渐蹙紧了。他不由把目光投向窗外,透过玻璃凭窗远眺,久久地、目不转睛地向?#26007;?#26395;去。他没有望远处的庄稼和河水,也没有望更远处的山峦和森林,他眺望着沐浴在朝阳中操练的战?#26869;牽?#24773;不自禁地像是对自?#27827;?#20687;是对伍若兰说:“眼下北风劲吹,春寒料?#20572;?#21487;有半数以上的人还打着赤脚……”朱德的?#22467;?#20351;伍若兰心里觉得很不安宁。她眺望窗外赤着?#25490;?#27493;的战?#26869;牽?#39039;时心里豁亮了:一双鞋,只能解决朱师长一个人的问题,可他手下还有2000官兵呀!

    伍若兰那张沉静的脸上,忽然漾出微笑。她望着坐在对面的朱德,充满乐观和自信地说:“朱师长,我现在要来个毛遂自荐,衷心希望你能够批准。”“你要自荐啥子嘛?”朱德不解地问道。

    “我要自荐当个编织厂厂长,把耒阳县?#20061;?#30028;联合会的姐妹?#20146;?#32455;起来编草鞋,让同志们不再打赤脚行军、打仗,你看?#26032;穡俊薄?#34892;啊!行啊!”朱德喜出望外,他没料到,聪明的伍若兰?#35895;?#21644;自?#21512;?#21040;一块了。不用说,此时的朱德对伍若兰也更喜爱、更?#24352;?#20102;。

    品味着那一连串的“行啊,行啊!”伍若兰顿时感觉一股暖流流遍了全身,不由一阵激动:“朱师长,你真好!”“你呀你,真是个精灵鬼呢。”朱德爽朗地笑道:“看来,我没有认错人呀!你这个黄毛丫头,可真有一股子?#28010;?#21170;儿!”

    甭看伍若兰平时泼泼辣辣,风风火火,这时候面对朱德却腼腼腆腆、温温柔柔,完全是一个羞于见人的少女。她觉得自己被一种突然降临的、神秘的幸福笼罩着。是的,她感到幸福?#22270;?#21160;,因为是他带领工农革命军解放了耒阳,是他同她“心有灵犀一点通”……

    时间如流水,很快5天过去。这天早晨,天空没有云彩,太阳一步一步地爬上来,通红的火焰照耀着军营。这时,伍若兰领着十?#29238;?#22992;妹们,肩上挑着一捆捆黄澄澄的草鞋,?#37011;?#31505;笑地跨进了师部大门。朱德、王尔?#24651;?#24072;部领导刚从操场上回来,还没来得及坐下,听说伍若兰她们到了,忙热情地同姑娘们一一握手。在阳光下.朱德的脸?#30036;缘?#36890;红,闪着光?#30465;?#20182;瞅瞅面前的一担担草鞋,旋即望着姑娘们,乐呵呵地说:“嗬!这下子你们真?#21069;?#20102;工农革命军的大忙,我这个当师长的要当面向你们致谢啰!”伍若兰嗔怪道:“朱师长,说致谢那?#22270;?#22806;了,我们军民本是一家人?#27169; ?/P>

    ?#20843;?#24471;对。”朱德不无?#21738;?#22320;说,“好一个口齿伶俐的辣妹子,连一个谢字?#23478;?#32473;免了!那么,?#37011;?#21543;,若兰同志,你们怎么这样快就编织了如此多的草鞋!”

    别看伍若兰毕业于衡阳女三师,喝过墨水,会写文章,平时说起话来一套一套的,可这会儿却坐在一旁,半晌不开口。她的伙伴伍德莲倒机灵,竟无?#24418;?#26463;地说开了:“朱师长需要这些东西,又很急,我们怎?#19994;?#25601;呀。若兰大姐连夜开会给我们布置任务,还成立了临时?#38393;?#21378;呢。姐妹们昼夜不停地编呀、织呀,硬是只用6天时间就编织好了3000双草鞋。”听罢伍德莲的这番?#22467;?#26417;德心里禁不住又增添了几分对伍若兰的好?#26657;?#35273;得这个身材颀长、眼睛明亮的姑娘活泼热情,泼辣能干,不仅是衡阳女三师出来的高才生,而是这一带难得最早?#37038;?#38761;命活动的女子之一。一时,朱德从心底里产生一种莫名的爱慕之情。

    其?#25285;?#20237;若兰也是一样,她对朱德的敬仰由来已久。?#25925;?#22312;朱德率领工农革命军第一师进耒阳城之前,她就听说过这位在湘南一带颇有传奇色彩的领?#36857;?#19981;由肃然起敬。后来在耒阳城,她几次与朱德的接触中,对他有极好的印象:要说爱慕,她对他确实未见面时就有好?#26657;?#19968;见便钟情啊!但她内心十分予盾,本想早些敞开自己的心扉,却又感到难以启齿。

    不久,工农革命军需要一些熟悉当地情况的同志随军做宣传工作,任耒阳?#20061;?#30028;联合会会长的伍若兰被调到工农革命军第一师政治部。如今朱德这位?#23610;?#39118;云的人物竟成了自己的直接领?#36857;?#22905;更是十分崇敬,并在内心充满了对朱德无法?#31181;?#30340;爱慕之情,朱德在工作中也发现伍若兰勇?#22812;希?#26126;事理,?#24515;?#21147;,共同的战斗生活渐渐地使两颗纯洁的心紧紧相连。

    朱德当时孑然一身,战斗又如此频繁、残酷、紧张,善良纯洁的伍若兰觉得应该有个人来帮助照顾朱德的生活,使他有更多的精力投入战斗,便大胆与家人?#22616;浚?#20914;破了传统观念的束缚,毅然决定和朱德结为夫妻。

    第一次约会中,朱德向伍若兰讲了自己的经历,然后吐出了自己的肺腑之言:“若兰,对于你,我从看到祠堂门前那幅对联之时起,就产生了好?#23567;?#20320;是一个很有才能的女子,?#20013;?#20208;马克思主义,和我志同道合,?#20197;?#24847;和你一起革命,一起生活,你也愿意吗?”伍若兰望着面前?#24444;?#32780;敦实的朱德,?#30636;?#19978;羞涩,很爽快地说:“朱师长,只要你不嫌弃,?#20197;?#24847;同你一起生活,一起行军打仗,永远也不离开你。”

    此时此刻,激动、兴奋几股情绪搅在一起,在朱德的胸膛里翻腾着。他因为心情极好,故意打起趣来:“你?#26032;?#23376;,我有胡子,我们就麻麻胡胡(马马虎虎)结婚吧!”伍若兰听出来这是?#22919;?#31505;?#22467;?#19981;由得笑起来。

    3月的耒阳,春江水暖,草?#25964;写洌?#29983;机勃勃的山野洒满了阳光,?#38378;?#33258;强,年方25岁的伍若兰在朋友的陪同下,在水东江梁家祠堂举行了简朴而热闹的婚礼。

    喜讯传开,部队中有个调皮的宣传队员编了一首歌谣:“麻子胡子成一对,麻麻胡胡一头睡。惟有英雄配英雄,各当各的总指?#21360;!?#36825;支歌谣,表达了工农革命军战士对伍若兰这?#29615;?#24120;勇敢,且能文善武的女性的喜爱,亦表达了他们对她与自己敬爱的师长结为秦晋之好的由衷高兴。

    (二)?#24623;?#21452;全的女将

    进入正规部队以后,伍若兰?#29615;?#38754;做好宣传工作,工作之余就刻苦学习军事技术。她和指战员们一起练射击、刺杀、投弹等。开始她用右手射击,后来用左手练,很快就能双手打枪了。有人问她为什么要练双手打枪,她笑笑说,多一支枪?#25237;嘁环?#38761;命力量,如果右手负伤了还可以左手打枪,照样能消灭敌人。不久,她不单能双手打枪,而且射击目标特别准。很快她就成为能双手打枪的工农革命军中有名的女战士、女指挥员。所以,伍若兰在湖南、江西老区被誉为?#20843;?#26538;女将”。

    1928年3月12日晚上,一支暴动队伍?#37027;?#27719;集在衡耒交界的一个山坳上。这是伍若兰同刘泰率领的耒阳农军,他们配合朱德和?#20081;?#30340;工农革命军,去拔掉春江铺团防局。团防局设在殷家祠堂,背?#30475;?#27743;,凭险可守,有人枪四十余。局长鲁大麻?#37038;?#20010;屠杀工农的刽?#37038;郑?#34880;债累累。伍若兰?#22303;?#27888;详细研究了战斗部署,兵分三路包围团防局:一路迂回;一?#20998;?#25554;团防局,堵住祠堂的侧门;一路从正面冲进去。

    三路战士?#20998;景?#25196;,趁着月色?#37027;南?#27575;家祠堂靠近,一张歼敌大网愈拉愈紧。深夜12点,殷家祠堂附近响起了一声清脆的枪声,这是迂回的一?#33539;?#20237;发出的信号。“同志们,冲呀!”伍若兰精神振奋,大声呐喊,手握驳壳枪,带领担任正面攻击的战士一跃而起,向祠堂的大门猛冲。战?#26869;怯星?#30340;放枪,有铳的放铳,没?#26143;埂?#38131;的纷纷投掷“土炸弹?#20445;?#38663;耳的爆炸声混合着枪、铳声响成一片。鲁大麻子指挥四十余名团丁,一边慌忙开枪还击.一边向侧门退却,不料刚?#35828;讲?#38376;边,又遭到?#22303;?#30340;阻击。鲁大麻子咬咬牙,下了拼命的决?#27169;?#24102;领团丁往前冲。?#27426;?#36814;接他们的仍是厉害的“土炸弹”和不长眼的子.弹,这一仗打得十分漂亮,四十余名团丁被击?#26657;?#32564;获?#30636;角?#19977;十二支,大长了农军的威风。

    一次,伍若兰带领伍春林、李翠云化装潜入到宁?#28020;?#27704;新等县交界处侦察江西、湖南敌军驻防情况。侦察后又在一个村子里刷写标语。写完正要离开时,十几名敌人从村后的山坡上?#20302;得?#20102;上来。敌人一看伍若兰他们只有三个人,领队的又是一个手握着一支毛笔的弱女子,便怪叫着围了上来。

    见此情景,伍若兰镇定自若,她一边?#25165;?#20854;他队员隐蔽,一边收起毛笔准?#21018;?#26007;。伍若兰抢前几步,隐蔽到一面土坯墙后面,利用墙?#20146;?#25513;护,她?#30036;率?#28784;?#22467;?#20174;腰间拔出?#34903;?#39539;壳枪,?#20219;?#22320;瞄准了围上来的敌人。伍若兰?#35753;?#20934;了打头的两个敌人,只听“啪、啪”两声清脆的枪响,两个敌人应声倒地。后边的敌人还?#29615;从?#36807;来,伍若兰又?#26438;?#22320;举起双枪,把后边的两个敌人打了个倒?#28304;小?#20854;他敌人一看前面?#29238;?#24351;兄倒在了地上,一个个脸色蜡黄不知所措,这时,敌人中不知谁喊叫了一声:“红军来了!”顿时,敌人像炸了窝的马蜂,丢下枪械向四处?#21727;?#32780;去。

    伍若兰确定敌人已经?#21727;?#20197;后,带着两个宣传队员在清缴了敌人的武器后,安全返回?#30636;慷幼?#22320;。

    1928年6月23日,伍若兰带领宣传队员参加了七溪岭战斗。宣传队随朱德在新七溪岭制高点望月亭一带设伏。新七溪岭是永新经龙源口通往宁冈的要道,山高路险,林?#25964;?#29983;。战斗打响后,国民党军李文彬部大喊大叫地向制高点冲来,朱德指挥红二十九团多?#20301;魍说?#20154;的冲锋。伍若兰在指挥所除担负指挥传递工作外,?#25925;?#32780;射击敌人,掩护战士,时而为伤员包扎伤口。时至中午,敌军孤注一掷,用七八挺机枪作掩护,依仗其武器精?#36857;?#24377;药充足,火力?#22303;遙?#19981;惜以巨大的?#36865;?#25250;占了望月亭前沿有利地形风车口,?#29616;?#23041;胁前线指挥所的安全。这时,朱德身先士卒跳出战壕,手提花机关枪向敌阵?#22303;?#25195;射。伍若兰也随之手持双枪带领宣传队员奋不顾身地冲向敌人。于是,红二十九团和红三十一团的指战员们纷纷跳出战壕,向敌友起反冲击,夺回了风车口阵地。这时,由?#20081;恪?#29579;尔琢率领的红二十八?#26049;?#32769;七溪岭方向也向敌军杨如轩部发起了?#22303;?#36827;攻,各路红军前后?#35874;鰨?#26432;声震天,敌李文彬部和杨如轩?#32771;?#21183;不妙,纷纷向龙源口方向?#21727;堋?#26417;德率新七溪岭上的红军,?#20081;恪?#29579;尔琢?#19990;?#19971;溪岭的红军秉胜追击,?#20998;亮?#28304;口,歼灭赣军一个团,击溃两个团,缴获?#35282;?#22235;百余支,重机枪一挺,取得了井冈山革命根据地创建以来最辉煌的胜利。战斗结束后,苏区人民编了歌谣称赞伍若兰:“红军队里多英雄,双枪女将建奇功。横扫敌军如卷席,英名威震七溪岭。”

    伍若兰不仅打起仗来沉着勇敢,宣传工作也做得很出色。井冈山会师后,伍若兰担任红四军政治部宣传队队长。1928年5月,她带领四个宣传队员来到宁冈新城的塘南村开展分田运动。这个村庄比较大,土豪劣绅也多,可分田运动却迟迟开展不起来。她住在一个童养媳出身的?#20061;?#35874;贤妆家里。由于谢贤妆深受封建礼教的约束,胆小怕事,连大门都不敢出一步。伍若兰住在她家后,教她识字,给她讲革命?#35272;恚?#36824;以自己的经历启发她,动员她。在伍若兰的帮助教育下,谢贤妆胆子慢慢大了起来,将村子里的情况一五一十地告诉给伍若兰,后来还主动要求参加?#20061;?#20250;,并承担了送信、做鞋等工作。

    伍若兰等一到村里,?#22836;?#22836;深入到贫苦农民当中,帮他们干活、洗衣,教他们学文化,和农民打成一片。通过逐家逐户的调查访问,伍若兰?#31169;?#21040;村子里过去也搞过打土豪分田地。但是,“三月失败”后,逃亡的土豪劣绅卷土重来,使人民深受其害。现在红军来了,土豪劣绅表面上不敢胡作非为,但背地里却在?#39277;恚?#20351;群众存在着害怕心理,不敢大胆起来斗争。

    弄清这些情况后,伍若兰着?#24535;?#21150;农民夜校,培养一批农民骨干分子,依靠他们在群众中开展工作。她在群众大会上,针对农民中“怕红军站不长久”的思想顾虑,耐心启发大家说:“三月失败?#24444;?#28982;使革命遭受了挫折,但红军不是又回来了吗?只要我们齐心合力,团结一致,革命力量就会壮大,革命也一定能成功。她还在群众中?#34915;?#20102;土豪劣绅的花?#26657;?#24182;做好中间?#20934;?#30340;工作,孤立了地主豪绅。

    经过一段时间的艰苦工作,村里的群众发动起来了。暴动?#21360;?#20892;会、?#20061;?#20250;、儿童团等各种组织相继建立。

    除了对房东谢贤妆进行启发教育外,对肖翠环的思想教育也是一个成功的典型事例。一天,伍若兰提着一桶队?#34987;?#19979;的衣服去村边小溪搓洗,恰巧碰上一位少妇在洗衣服,当少妇抬头见到她时,欲起身离去。伍若兰却凑上去和颜悦色地同少?#20061;?#35848;起来。少妇告诉伍若兰,她名?#34892;?#32736;环,宁冈城南人,因家贫,被?#32456;?#21040;城南村大劣绅龙南恩?#26131;?#22899;佣,?#20004;?#24050;有六七个年头了。问起村里?#20064;?#22995;为何惧怕红军时,肖翠环说,怕共产共妻。伍若兰知道这是土豪劣绅们造谣惑众.决定通过做肖翠环的工作,消除村里人对红军的?#24535;?#24515;理。于是她对肖翠环讲解红军是为穷苦人打天下的队伍,希望她靠拢革命队伍,摆脱土豪劣绅的压?#21462;?#32918;翠环听了伍若兰宣讲的革命?#35272;恚?#19968;时感到很新奇,她说自?#22909;?#25991;化,伍若兰说,不要紧,红军打算在村里办一所农民夜校,教农民读书识字,并希望肖翠环联络村里的兄弟姐妹都来积极报名上学。

    肖翠环从溪边洗衣回村,私下里同姑娘嫂子们讲述红军许多好处,澄清红军并不是村里有些人讲的都是杀人放火的恶魔。于是一些村民渐渐地同红军宣传队员?#22681;哟?#36215;来,伍若兰抓住这一环节,带领队员深入到一些穷苦的人家,一边帮忙干活一边宣传革命的?#35272;恚?#21495;召人们放大胆量拿起刀枪,成立赤卫队,建立苏维埃政权。

    正当革命?#19968;?#22312;塘南村熊熊燃烧起来之际,一件奇怪的事情发生了。5月23日夜里,伍若兰到夜校上课,发现平时最早来校上课的肖翠?#35775;?#26377;来。一个老表告诉她,肖翠环前天夜里得急病暴死了。伍若兰一听,感到惊讶,好好的一个人怎么会患急病呢?#31354;?#20854;中定有原因。当晚讲完课之后,回到住房,她与几名宣传队员商议决定,必须找龙南恩当面查个明?#20303;?/P>

    龙南恩是村里最?#26143;?#26377;势的大劣绅,为人奸?#25112;?#35784;,他见伍若兰等人深更半夜找上门来,心里瞬时明白了是咋回事。经过?#29615;?#35810;问,没有查出事情的原委。大家经过认真分析,一致认为,肖翠环的死很蹊跷,一个队员提出疑问,会不会是被人害死的,伍若兰认为这种可能性很大,便提出掘坟验尸。挖开坟墓一看,肖翠环尸体脖子上还勒着一根棕绳,很明显,是被人活活勒死的。第二天,伍若兰把龙南思谋杀肖翠环,打击革命一事的真相在村中公布出来。顿时,激起了全村民众的愤怒,大伙纷纷拿起梭镖锄头,涌向龙南恩的家,提出要其?#32622;?#21523;得龙南恩躲到棺材里,后来.?#25925;?#34987;人们揪了出来。

    在村民的?#19995;?#22768;中,伍若兰当即宣布对龙南恩、谢祖生等?#29238;?#32618;大恶极的土豪劣绅执?#26143;?#20915;,其家产田土一律没收,分配给穷人所有,一时塘南村的农运?#19968;?#36234;烧越旺。此后,分田运动很快开展起来,受到湘?#39062;?#30028;工农兵政府的表扬。

    1929年1月,为了?#35270;?#26007;争?#38382;?#21457;展的需要,井冈山前委设立了职工运动委?#34987;幔?#20237;若兰同志任职委会妇运科科长。?#37038;?#20219;务后,她积极组织根据地的广大?#20061;?#20570;好支前工作,为战?#26869;?#25286;洗缝补,给部队运送物资等。她带领?#20061;?#21442;加了修筑五大哨口工事的?#25237;?#21644;全山军民一道,每天往?#34507;?#22810;里,到宁?#32536;?#22320;挑粮上山,她还捐出了一部分“伙?#28548;滄印保?#24314;设小井红军医院。

    她在做好本职工作的同时,还主动协助朱德军长处理一些机关日常事务?#22836;?#26434;琐事,使他能集中精力考虑大事,指挥红军?#32536;?#20316;战。当时,井冈山革命根据地处在白色政权的包围之中,消息闭塞。为便于朱德掌握多方面的情况,伍若兰主动承担了调查?#31169;?#23665;区民情和红军指战?#24444;?#24819;动态,搜集敌占区的报纸,整理有关资料等工作,为?#36139;?#20316;?#37066;?#21010;和军事决策提供参考。生活上,伍若兰也无微不至地关心体贴朱军长,?#29575;?#20303;行料理得十分周到,成为朱军长名副其实的好帮手。

    伍若兰从不以军长夫人自居,她经常深入连排基层,给战?#26869;?#35762;课、变心、组织文娱活动,活跃大家的战地生活,鼓舞战?#26869;?#30340;斗志。在硝?#22530;致?#30340;战场上,她还冒着枪?#20540;?#38632;,向敌人阵地喊?#22467;?#24320;展政治攻势。在生活上,她从不以朱德同志的名义向后勤部门提出非分的要求。她和红军战士一样,打仗、行军、吃红米饭、南瓜?#28291;?#31359;草鞋、睡稻草铺,毫不特殊。因为工作需要,军部发给她一匹马,她自己却很少骑,经常让给体弱的女战士或?#30636;?#21592;用。

|<< << < 1 2 > >> >>|

(责任编辑:cmsnews2007)
·上一篇:携手同行六十余载 爱国情怀矢志不渝——纪念民建上海市委汪熙董幼?#22320;?#20458;
·下一篇:无
·特稿?#27827;?#19968;?#32844;?#24773;叫生死相依!——“头七”之际,追思我们亲爱的?#20064;?#29579;?#32786;簟⒗下?#24352;尔
·特稿:一位老军垦的爱情故事(?#36857;?/A>
·
广州起义尽豪杰?#30418;坛?#19978;最?#31354;?最高尚的爱情
·张爱萍将军的红色恋情
中国红色旅游网版权与免责声明:
1、凡本网注明“来源:中红网?#34987;頡?#29305;稿?#34987;?#24102;有中红网LOGO、水印的所有文字、图片和音频视频稿件,版权均属中红网所有,允许他人转载。但转载单位或个人应当在正确范围内使用,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“稿件来源:中红网”和作者,否则,中红网将依法追究其法律责任。
2、本网其他来源作品,均转载自其他?#25945;澹?#36716;载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,丰富网络文化,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。
3、任何单位或个人认为本网站或本网站链接内容可能涉嫌?#22336;?#20854;合法权益,应?#30473;?#26102;向本网站书面反馈,并提供身份证明,权属证明及详细侵权情况证明,本网站在收到上述法律文件后,将会尽快移除被控侵权的内容或?#21767;印?br /> 4、如因作品内容、版权和其他问题需要与本网联系的,请来信:[email protected]
特稿:朱德与伍若兰的传奇姻缘
谷新则、谢志坚、谷彦平:朱德与伍若兰的传奇姻缘
特稿:朱德与伍若兰的传奇姻缘
孟速:红军团长孟庆山抗战纪实系列三
特稿:红军团长孟庆山抗战纪实系列三
胡金?#28020;?#26519;玉莹、郑坤:丰顺县保护开发利用革命遗址
特稿:丰顺县保护开发利用革命遗址——激活红色?#25226;?
杨建?#27169;?#28404;滴雨花献礼英雄故里,声声铜锣回响红安精
特稿:滴滴雨花献礼英雄故里,声声铜锣回响红安精神
李国华?#27827;?#32418;色文化熏陶党性修养
特稿:图?#37011;?#21442;加了叶选宁的?#30424;?#21578;别(组?#36857;?/A>
特稿?#21644;吹?#26446;昭 怀念耀邦——李昭同志?#30424;?#21578;别仪式
特稿:深?#35874;?#24565;李昭同志 齐心同志送来花圈(组?#36857;?/A>
特稿:董必武之子董良翮同志?#36820;?#20250;在北京八宝山举?#26657;?/A>
特稿:最后一位开国中将王秉璋同志?#30424;?#21578;别仪式在京举
特稿?#35946;?#19968;辈革命家谭震林同志长子谭淮远病逝
特稿:2015年“9·9”深情缅怀毛主席(组?#36857;?/A>
特稿:2016年“9·9”深情缅怀毛主席(组?#36857;?/A>
特稿:粟裕大将夫人楚青?#30424;?#36865;别仪式在京举?#26657;?#32452;?#36857;?/A>
特稿?#35946;?#35767;携家人来毛主席纪念堂深情怀念毛主席(组图
特稿:“情满?#31383;病薄?#26085;本松山?#29228;?#33310;团首次来到
特稿:开国中将陈?#28909;?#22827;人王彦同志在京逝世(组图
特稿:贺晓明、林?#23383;镜?#26187;绥革命后代赴兴县迎17名
特稿?#22909;?#27901;东?#36164;?#36212;朝鲜祭奠志愿军烈士(组?#36857;?/A>
特稿?#22909;?#20027;席机要秘书谢静宜在京病逝(组?#36857;?/A>
特稿:高波同志?#30424;?#21578;别仪式在京举?#26657;?#32452;?#36857;?/A>
特稿:湖北红安举行开国上将王建安诞辰110周年纪念
特稿:?#33738;?#21516;黄中岳冤案始末(组?#36857;?/A>
特稿:红西路军后代2017年新?#21644;?#25308;会(组?#36857;?/A>
特稿:《共和国将帅肖像油画集》及画像赠送仪式在
 
关于我们 | 联系我们 | 网站地图 | 意见反馈 | 版权声明
投稿QQ:402022481  463917348
投稿邮箱:[email protected]
中红网—红色旅游网 版权所有
冀ICP备05003408号
京公网安备110102005850
我要啦免费统计
莱斯特城VS布莱顿
时时彩单双技巧大全集 神圣计划手机版登录 江苏时时计划软件下载 抢庄牌九游戏 6个号码复式二中二多少组 下载鹿鼎时时彩 捕鱼达人2原版下载 北京pk赛车10开奖直播 a7娱乐 拉齐奥 时时彩双胆三期方法 四川时时平台 ag平台作弊截图 分分计划一期二期网页版 新疆时时开奖视频 psv破解必玩中文神作